快捷搜索:  as  as and 1=1  test  as and 1=2

中国书法的书画为心

 扬雄说:“言,心声也;书,心画也。”这句话,本是用来描绘文章意义的,但后来却成为关于书法与人的关系命题的经典阐述。刘熙载《书概》说:“扬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把它上升为对整个书法艺术审美实质的一种界定。

   艺术是人的发明。书法与其他一切艺术一样,必然反映创作主体的心智、性情、涵养乃至技术才能等方面的特征。早在汉代后期书法的艺术性质初步被社会所供认的时分,赵壹就曾经指出这一点:“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传为锺繇所作的《笔法》说得愈加简约:“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

  但是书法艺术在此方面的表现,又表现出相当明显的特殊性。唐代张怀瓘说:“文则数言及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可谓得简易之道。”文章言志抒情,犹可饰伪,而书规律无从遁形。

  文章能够模拟,而书法在学习过程中固然也模拟,以至有些传世经典作品就是拟作;但即便是最严厉的手工复制,也必定会留下书写者自己特性的千丝万缕。故唐代孙过庭《书谱》说:“虽学宗一家,而变成多体,莫不随其性欲,便以为姿。质直者则俓侹不遒,刚佷者又掘强无润,矜敛者弊于拘谨,脱易者失于规矩,温顺者伤于软缓,躁勇者过于剽迫,怀疑者溺于滞涩,迟重者终于蹇钝,轻琐者染于俗吏。”

  文章能够重复地加工修正,而书法创作具有不可反复性和不可逆性,能够捕捉书写者的即时心情和心态。孙过庭剖析王羲之的各件作品说:“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有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因而他以为书法能够“达其情性,形其哀乐”。清代王澍完整赞同他的剖析,并且引申来评判颜真卿的作品:“《祭季明稿》心肝抽裂,不自堪忍,故其书顿挫郁屈,不可控勒。此《告伯文》心气战争,故容夷婉畅,无复《祭侄》奇崛之气。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情事不同,书法亦随以异,应感之理也。”项穆《书法雅言·心相》对此作了简明的总结,明白地把书的“相”作为曾经显现的人“心”。他说:“书之心,主张布算,想象化裁,意在笔端,未形之相也。书之相,旋折进退,威仪神彩,笔随意发,既形之心也。”

颜真卿行书《祭侄文稿》部分

  既然书相即是人心,则关于人心的各种请求,也就相应地在理论上被提出来,对书法审美作出规则。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固然他没有明白提到“德”,但是“德”却是“如其人”中极为重要的一个方面。唐代颜真卿位置确实立,主要是在宋代,而使他成为唐代书家冠冕的重要缘由之一,就是他的“忠孝”形象。黄庭坚以为,苏轼之能拔萃于宋代书家,基本的缘由在于他的学问文章之超卓:“余谓东坡书学问文章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之间,此所以别人终莫能及尔。”道德、学问、文章,都是人格的一个局部,如何转化为书法的形象,其实是十分复杂的一个问题,并非如此简单的关系。但是,这样的强调,使书法艺术与中国文化中关于人与社会关系的许多观念可以严密地联络起来,关于进步书法艺术的社会价值、社会意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